时间:2019-04-12 14:08  编辑:admin

  由于参股子公司贝尔信控股股东郑长春涉嫌合同诈骗,超华科技不仅业绩受到了影响,连公司时任高管也被波及。

  受贝尔信事件影响,去年10月超华科技发布公告,对2015~2017年年报以及2018年半年报等进行更正并追溯调整相关财务数据,其中2015年更正前的净利润为2647万元,更正后净利润为负1.6亿元,变动幅度达115.95%。由于该行为违反相关规定,超华科技董事会及时任董事长梁健锋、时任财务总监王旭东于4月10日收到监管函。

  值得注意的是,在“贝尔信风波”之后,超华科技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也不太理想,预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0万元至200万元,同比变动负90.25%至负87%。

  时任董事长等收监管函

  2015年8月,超华科技公告称,以自有资金1.8亿元对贝尔信进行增资。本次增资完成后,公司合计持有贝尔信2500万元出资额,占比20%。

  贝尔信主营定位为智慧城市及智慧城市综合体顶层设计、咨询服务运营等一揽子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当时对于这笔投资,超华科技表示,公司要开启“双轮驱动”的战略模式,优化现有主业结构,抢占和培育新兴产业的制高点。超华科技后来又准备收购贝尔信剩余股权,但由于各种原因最终没能成功。

  去年10月,超华科技公告称,贝尔信控股股东郑长春因涉嫌合同诈骗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超华科技对贝尔信的往年财务数据进行仔细核查,同时根据第三方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专项审计报告,贝尔信为骗取公司投资及为达到完成业绩承诺的目标,2014至2016年度通过虚假合同虚构收入和利润且金额巨大。

  为此,超华科技不得不对2015年、2016年、2017年年报以及2018年半年报等进行更正并追溯调整相关财务数据。其中超华科技2015年更正前的净利润为2647万元,更正后净利润为负1.6亿元,变动幅度达115.95%。该行为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这正是超华科技董事会及时任董事长梁健锋、时任财务总监王旭东收到监管函的原因。

  实控人大幅质押所持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梁健锋已于今年3月28日辞去超华科技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总裁职务,经董事会选举,由梁宏接任董事会董事长、总裁。

  不过,在辞职前不久,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梁健锋将所持的1300万股超华科技股份进行质押,质权人为黑龙江省壹方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质押股数占其所持股份的7.57%,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40%。

  在该次办理股份质押后,梁健锋持有的公司股份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数累计为1.71亿股,占其所持有超华科技股份总数的99.50%,占公司总股本的18.34%。

  需要注意的是,自去年11月26日起,超华科技连续多个交易日以涨停报收,公司股价也从11月1日收盘的2.80元/股,上涨至12月4日的6.25元/股。目前的股价虽然有所回落,但从4月11日的收盘价5.41元/股来看,仍比当初的2.80元/股高出近一倍。

  尽管超华科技已经解决了贝尔信这个“烂摊子”,但超华科技的业绩似乎并未随之回到正轨。

  4月8日,超华科技发布的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13.9亿元,同比下降3.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51.5万元,同比下降26.3%。

  而根据超华科技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9年1~3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0万元至200万元,同比变动负90.25%至负87%。

  至于原因,超华科技解释称主要是相较去年同期政府补助减少,同时受宏观经济及行业波动等因素影响,部分产品销售毛利率下降。

  记者在翻阅2018年年报时发现,在2018年第四季度,超华科技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1618万元。对于2018年第四季度亏损的原因,记者致电超华科技董秘办,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表示主要是计提应收账款及商誉减值准备。

标签: 超华   更正   贝尔   三年   实控人   财报   科技   数据   踩雷   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