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9-04-27 22:00  编辑:admin

  刘大响

  “我今年已经81岁了,从事航空发动机研究有56年,只要我还走得动、不倒下,‘小车不倒只管往前推’,我就要退而不休,仍然要为我国的航空发动机事业鼓与呼,继续从事研究工作。”

  刘大响院士告诉记者,航空发动机涉及到空军、海军、空天等武器装备,与我国国防事业关系极大。如果航空发动机搞不上去,那么国家GDP总量再大,也是不完美的。

  作为我国著名航空动力学专家,刘大响院士长期从事航空发动机设计和研究工作,为我国航空发动机基础和关键技术研究奠定良好基础。刘大响说,发动机是航空航天器的心脏,它要在高温、高压、高转速、高疲劳的状态下还能持续稳定地工作。比如战斗机发射导弹后,温度骤然上升2000多度,如何保持战机发动机的良好工况,这非常困难。

  近年来我国军机发动机研发进展比较快,现在的装配是进口发动机向国产发动机过渡阶段。我国民航发动机研发才刚起步,与发达国家差距还比较大,大概与最先进的发动机相差约4-5代,许多领域是从“0”起步,完全靠自己摸索。“如果大飞机我们只能造个外壳,而发动机靠进口,那么等于‘命门’掌握在人家的手里,国外随时都可能制裁我们。”刘大响说,发动机需要先进的工艺、材料、实验设备等,最关键是缺乏相关标准。“目前,国家已把研发航空发动机列为重大专项,我们责无旁贷,争取最短时间内赶上发达国家水平。”对此,他充满信心。

  发动机难,难在材料、工艺上,归根到底是难在缺少人才。据刘院士介绍,研发成功一个型号的航空发动机往往要经过2-3代甚至更多代的总设计师的努力才能获得成功,令人欣慰的是,近些年我国很重视航空发动机人才的培养,目前40-50岁担任发动机项目总设计师的中年科学家非常多,他们将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

  谈到江苏的科技创新和产业发展时,刘大响院士认为,过去我国科技和经济是“两张皮”,各干各的,许多科技成果不能有效转化成生产力。而江苏GDP能排全国第二位,其重要因素正是江苏重视科技创新和产业转型,科技与企业结合进行产业化,比如,江苏连续多年搞“科技镇长团”下企业活动,把优秀的科学家引进来与企业家对接,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最近,江苏又出台许多优惠政策吸引国内外专家来苏进行成果产业化,都是非常有力的举措。

  青年科技工作者如何快速走向成功之道?刘大响院士认为,创新主要是靠人才。青年科技工作者是国家未来和希望,中华民族复兴要靠他们。一要转换观念,创新思维;二要耐得住寂寞,不要浮躁;三要努力把科技与产业、经济结合起来,这样才能产生强大的生产力。他还送了一首诗来鼓励青年科技工作者:仰望星空,放飞梦想,脚踏实地,砥砺前行!

  (受访者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

标签: 科技   经济   促进   观念   刘大响   结合   转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