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9-08-13 22:50  编辑:admin

  “利空”不断的合纵科技,近日成为中报高送转第一股。

  8月6日,合纵科技发布了公积金转增股本的公告。这一举动在其扣非后净利润大降、股价整体下行的现状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上市以来,合纵科技从原本的“户外中高压配电和控制设备的生产和销售”主业,通过外延式扩张拓展到锂电池产业,并大手笔押注赞比亚矿场项目。长期股权投资激增的同时,合纵科技的负债水平相应大幅提高,截至2019年一季报,合纵科技的总负债高达27.31亿元,其中流动负债高达26.29亿元。

  负债高企考验资金链的同时,耗资巨大的投资项目距离其实现收益的日子又远了一步。8月9日,合纵科技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原定于今年年初就完成冶炼厂建设并投产的赞比亚矿场项目,目前计划将于年底投产。

  中报慷慨送股背后

  控股股东再次质押为担保

  8月6日,合纵科技公布了分配预案。公告称,鉴于公司目前资本公积金较高,根据公司章程中利润分配政策相关规定,同时考虑公司未来发展需要并能与全体股东分享公司成长的经营成果,提议公司2019年半年度利润分配及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预案为以公司截至2019年6月30 日总股本58219.46万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进行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每10股转增4股,共计转增23287.79股,转增后公司总股本变更为81507.25万股。

  2018年3月底,合纵科技股价曾触及最高点,达到21.71元/股,随后,其股价处于震荡下行趋势,截至8月9日,合纵科技股价当日下跌4.68%,收于8.35元/股,股价下行超6成。

  在股价下行趋势下,控股股东的质押水平尤其引人关注。8月9日,合纵科技再次发布了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进行股权质押的公告,合纵科技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泽刚及其一致行动协议人韦强、张仁增分别质押250万股、100万股和50万股所持股权,质权人为深圳市中衡一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用途为担保。

  截至公告日,三人累计质押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分别达到79.04%、89.66%、89.98%,合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8.89%。

  8月9日,合纵科技收到深交所问询函,深交所要求说明推出转增股本方案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是否与公司业绩成长性相匹配, 是否存在迎合市场炒作或为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规避股票质押风险的情形。因实控人质押比例较高,要求逐笔报备所持公司股份的最新质押情况、质押警戒线、平仓线,是否存在平仓风险。

  某公司董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的情况下,上市公司总股份扩大,控股股东所持的股票数增加,相应的,对应每股价格降低。对于上市公司股东来讲,变相用资本公积金补仓,所以质押风险就相应地降低了。同时,股份制公司的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并不需要缴纳税款。

  合纵科技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泽刚先生所质押的股份不存在平仓风险,其质押行为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质押风险在可控范围之内。

  并购子公司大客户减少合作

  商誉压顶

  2015年6月,合纵科技登陆资本市场。当时的主营业务为“面向国内电力网络、市政建设、铁路、城市轨道交通等诸多领域,生产和销售户外中高压配电和控制设备”。2012年-2016年间,合纵科技业绩整体呈上升趋势。

  整体向好的局面在上市不久后开始出现变化。当年的年报显示,受行业竞争及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公司称,“公司在现有传统市场的业务增长速度趋缓,有些区域甚至存在下降的可能。”

  2016年11月,合纵科技闯入新能源汽车领域。通过重大资产重组的方式,分别以作价5.32亿元和1.88亿元收购湖南雅城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雅城”)100%股权及江苏鹏创电力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鹏创”)100%股权。截至评估基准日,对上述两公司的评估增值率分别为249.43%和444.99%。

  根据当时交易对方的承诺,湖南雅城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814万元、5152万元、6629万元。江苏鹏创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合计不低于6715万元。

  该次交易新增合纵科技商誉49445.39万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湖南雅城累计实现扣非净利润16852.83万元,与承诺净利润相比,完成率108.07%,报告期内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733.71万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江苏鹏创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共计3012.62万元。

标签: 科技控股   合纵   雅城   电解镍   科技股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