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9-06-30 13:39  编辑:admin

  29日,施工方负责人再次向新京报记者反映称,施工过程中,除为减少耗材在施工中“偷工减料”外,施工工艺也存在问题,钢筋从焊接变成了绑接。

  文2214字,阅读约需要4.5分钟

施工现场。受访者供图

 

施工现场。受访者供图

  青岛地铁1号线“施工方自我举报”事件风波再起。29日,施工方负责人再次向新京报记者反映称,施工过程中,除为减少耗材在施工中“偷工减料”外,施工工艺也存在问题,钢筋从焊接变成了绑接。青岛地铁集团此前称,将进一步组织专家对工程进行评估。

  新京报记者此前独家从青岛地铁集团获悉,因存在违法分包,青岛地铁将中国葛洲坝(600068)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葛洲坝电力)列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此前的招投标过程中,葛洲坝电力以1.4亿价格中标。

  青岛地铁施工方再爆施工工艺问题:官方通报避重就轻。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施工方再自曝:施工工艺不符,钢筋焊接变绑接

  青岛地铁1号线外部电力管道配套工程施工方,在网络自曝工程存质量问题,一度引发舆论关注。

  施工方负责人刘飞云此前告诉新京报记者,涉事标段总承包方为葛洲坝公司,总承包方通过青岛永利捷电力工程有限公司、青岛顺源达劳务有限公司等层层分包,最终由其所在的青岛远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施工。

  原本他所在公司已与上级劳务发包人解除合同,但因中间人“酬金”问题再次引发矛盾,刘飞云决定“举报自己”施工中偷工减料。

  27日,青岛地铁集团就此事回应称,已成立专项调查组展开调查。

  28日晚间,新京报记者从青岛地铁集团有限公司获悉,据调查情况,涉事项目为地铁配套的电力排管工程,总长7.7公里,目前已施工约1.5公里。通过对这1.5公里工程的局部挖掘和破拆检查发现,钢筋用量满足设计要求,混凝土垫层均有敷设,但存在钢筋布设疏密不均、混凝土垫层厚薄不均的问题。

  29日,刘飞云再次联系新京报记者,继续自曝施工中存在的多个问题。

  刘飞云称,为了减少耗材,项目实际的混凝土垫层、90度锚固和钢筋都未按图纸施工。其中,混凝土垫层要比施工要求减少10厘米左右,“这样每施工50米就能节省8吨左右的耗材”;钢筋的数量也不满足图纸中20cm间距,多为23cm至25cm,“间距加宽,一米的距离就能省12米钢筋。我做完这1.5公里,与图纸相比就节省了25吨左右的钢筋”,刘飞云称。

  除了耗材问题外,刘飞云称,项目的施工工艺也与施工图纸规定不符合。原本要求使用焊接工艺的钢筋,但实际过程中都使用了绑接工艺。“绑接和焊接的造价差异很大,受压的能力也有很大差异,绑接的要差很多。”刘飞云称,以上均是得到青岛永利捷电力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戚某某指示。

  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戚某某电话核实上述情况,均未获回应。

  28日,青岛地铁集团称,下一步将进一步组织专家对工程进行评估。若不符合设计要求,将监督总承包方全部拆除重建,有关情况及时公开。

  

相关施工图纸。受访者供图

 

相关施工图纸。受访者供图

  葛洲坝公司1.4亿中标,现被列入黑名单

  29日,新京报记者独家从青岛地铁集团获悉事情最新进展,针对青岛地铁1号线外电源配套工程总承包方葛洲坝公司存在违法分包行为的事实,青岛地铁集团研究决定,将其列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

  公开资料显示,葛洲坝公司于1970年为兴建长江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组建成立,1996年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国葛洲坝集团公司的核心子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姚卫星。

  工商信息显示,葛洲坝电力曾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被起诉20次;还曾因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被起诉7次。

  青岛市公共资源交易电子服务系统显示,青岛市地铁1号线开闭所外电源施工及安装工程的预中标公告中,项目建设规模为59.97公里。公开招标后,曾有青岛汉河电气工程有限公司、四川省输变电工程公司、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广东火电工程有限公司等共计6家通过资格审核。

  经评委评分,葛洲坝公司以91.33分获得排名第一。据公示信息,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具有输变电工程专业承包一级资质,电力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质量一栏中显示,“该公司施工总体质量符合图纸及相关施工质量验收规范及检验标准的规定,达到合格标准,争创泰山杯,争创鲁班奖。”

  最终,葛洲坝公司以141100000元的价格中标。

标签: 偷工减料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