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9-04-24 18:00  编辑:admin

一举两得 “先行赔付”或成商平台核心竞争力

  既可维护消费者权益又能震慑售假者

  “先行赔付”或成商平台核心竞争力

  本报记者 王阳

  商平台在让消费者享受到快捷购物的同时,也因假货泛滥而广受大众诟病。

  消费者心中维权的法宝,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由于商平台出现的时间不长,消法在2013年第二次修正时才有关于“网络交易平台”的相关条款。当时的立法者考虑平台上存在着海量信息,平台提供者没有能力做到对所有信息进行审核,于是借鉴了国外法律的“避风港”规则,规定平台只要能够提供售假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联系方式,一般情况下可以免除平台的责任。

  有法律专家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消法的“避风港”规则,是基于当时平台的技术条件。而大数据时代来临后,“避风港”规则对平台的影响也有了变化。“依据消法,平台可以作出更有利于消费者的赔付承诺。一旦平台因商家售假而对消费者进行了赔付,平台也就取得了对售假商家的追偿权。平台行使追偿权既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可以对售假商家主张三倍或十倍的惩罚性赔偿,从而达到震慑售假者的目的”。

  阿里打假赚足眼球

  淘宝网,由阿里巴巴集团在2003年5月创立。坐拥几亿用户的淘宝网,假货一直是其心头大患。

  阿里对外声称,将每年投入超过10亿元,组建了一支2000人的专业打假队伍,启动对售假商家的民事诉讼。

  记者梳理发现,阿里的重金打假似乎并未能“杀鸡儆猴”,倒是一次次发布的重磅信息赚足了眼球:

  2017年7月20日,上海市奉贤人民法院对淘宝平台诉姚某售假案一审宣判:阿里索赔267万元,判赔12万元,诉请支持率不足5%。判决当天还没过上诉期,阿里胜诉的消息就已在网络上铺天盖地。

  2017年12月,阿里“第一次将售假卖家告到了杭州互联网法院”。阿里索赔近12万元,一审判赔5万元。

  2018年3月,“全国首起以侵权为由提起的商打假案”在浙江省义乌市法院下判:阿里索赔50多万元,一审判赔1万元。阿里主张在两家国家级媒体及新浪、网易和搜狐网站刊登赔礼道歉声明,法院仅支持在淘宝网主页上刊登。随后,此案成为“全国首例法院判售假者致歉案”。

  法律人士认为,阿里目前对商家的民事起诉,都是以“违背不得售假约定、侵犯平台商誉”为由。而商家违反约定,到底应承担多大的违约责任,并无先例可参考。至于商誉损失,更是难以举证计算。阿里目前的重金打假,更多的是象征作用,既没有维护消费者权益,也未能震慑售假者。“如果阿里作出了更有利于消费者的承诺,一旦因商家售假对消费者进行了赔付,阿里也就取得了对售假商家的追偿权。阿里行使追偿权的法律条款明晰,既可以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可以对售假商家主张三倍或十倍的惩罚性赔偿”。

  网购假货维权难

  在互联网产业异常发达的今天,消费者网购假货案例层出不穷,商的不诚信问题引发社会高度关注。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输入“网络服务合同纠纷”,共找到3270个结果。

  “真的和商平台打起官司来,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河南郑州的消费者杜先生对此深有感触。

  2018年4月,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终审判决,驳回杜先生的上诉,维持了商家担责而淘宝公司无责的一审判决。

  据杜先生介绍,2016年10月10日,他在淘宝网上看中了一台抽油烟机。由于店铺产品页面上承诺“假一赔十”,他就放心地支付了3168元。当年11月2日,杜先生来到抽油烟机在郑州的售后部门,被告知买的是假货。

  经过话沟通,淘宝提供了商家许某的话及个人信息,但杜先生一直联系不上。于是,杜先生将许某和淘宝一同起诉到郑州市中原人民法院。

  2017年12月4日,法院一审判决许某10倍赔偿杜先生。扣除淘宝用许某押金退还的3168元,许某还需再赔28512元。淘宝不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淘宝不承担责任,法院解释:依据消法规定,淘宝作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已对涉案商家身份信息进行了审查,并向消费者提供了销售者或者服务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联系方式。此外,杜先生主张淘宝明知或者应知商家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而未采取必要措施,证据不足。

  判决书下来后,杜先生十分纠结:开庭前就联系不到的许某,再判他赔28512元,岂不是一纸空文?

标签: 先行   平台   成电商   核心竞争力   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