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9-04-10 11:14  编辑:admin

原标题:电商巨头都搞不定的艺术品电商,小红花为什么可以?

当一位时尚博主4分钟就卖掉100辆mini copper,当钻石小鸟年销售额超过两亿,当奢侈品电商寺库的市值已超过5亿美元,奢侈品的线上销售已经占到8%,价格早已不构成人们在网上买买买的障碍。然而,自2000年左右就出现的艺术品电商至今却依然波澜不惊,线上拍卖的份额不到1%,更别提其他销售方式。

巴塞尔艺术展联合瑞银集团发布《2018全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中国市场2017年成交额为132亿美元,其中70%来自拍卖,意味着这个市场依然是富人俱乐部的“VIP室”,是传统画廊、基金会、艺术机构的领地,与普通消费者无缘,也向电商浪潮关闭了大门。

为什么电商巨头搞不定艺术品电商?

电商网站并非没有觊觎过这块百亿美金的市场。从2011年起,淘宝、苏宁等都曾经推出过艺术品拍卖业务,然而艺术品的“非标性”和用户群体的错位让这些巨头都铩羽而归,更何况几十块钱的打印装饰画和上万的原创艺术品同处一个平台,不仅消费者的价值认知出现混乱,艺术家从内心深处也深感抵触。“试水”失败的淘宝拍卖也因此转向了司法拍卖。

电商巨头的尝试没有成功,群龙无首之下无数新兴的艺术品电商纷纷涌现,行业内涌现出一阵“贩卖图片”的C2C风潮,随便搭建一个电商平台,找来几千张图片,一次性放进数据库中,就算上线开张,目的是为了拿流量,拿融资,至于用户下单不下单,体验如何,并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因为这些平台也说不清楚艺术作品究竟在什么地方,是否处于待售状态。

当艺术品电商沦为“卖图片”的,就基本上失去了跟艺术家、艺术商品产业链及消费者之间的联系,成了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的自娱自乐。

然而,随着有钱有品的新中产阶层的崛起,人们依然在期待一个能让原创艺术“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电商平台。

这也是在艺术品电商领域摸爬滚打多年的张旭选择做“艺术小红花”的初心。他曾经带领团队将C2C艺术品平台艺客网做到1.07亿GMV,是“卖图片时代”最闪耀的那朵浪花,然而他对C2C模式的局限心知肚明。

“当时平台上5万多种艺术作品,70%处于失联状态,连艺术家都不知道在哪儿。”张旭虽然知道艺术家不会只和一家C2C平台合作,也无法实时更新作品动态,但他认为这种模式对于消费者并不负责。

不仅如此,由于自身没有存货,只是一个卖图片的,所以在行业内毫无话语权,也无法享受拍卖行那样的“控货”模式带来的议价收入,只能依靠5%的抽成过日子。根据张旭当时的估算,艺客网的 GMV要达到10亿的时候才能实现盈亏平衡,然而投资人已经等不及了。

实际上,不仅仅是艺客网这只“领头羊”,那一波艺术品C2C电商几乎全军覆没。

为什么B2C更适合艺术品电商?

这次失败让张旭从头至尾认真反思了C2C模式的问题,认识到自己“控货”,自建仓储,上溯到艺术品供应链“上游”的重要性。同时,他也希望通过一些专业指标来“驯服”艺术品的“非标性”,为行业和对艺术品缺乏认知的大众树立一条价值尺度,这些思考凝聚出的结果就是2016年10月成立的B2C艺术品电商——艺术小红花。

小红花创业团队

张旭坦言小红花想做的是服务大众的生意,服务的是那些年收入超过25万,完成了住房环境改造,有闲钱有品味的中产阶层,因此它所汇聚的艺术家和作品也都是他们可以承担得起的,一些“刚入行”的年轻艺术家的作品。

他不再广撒网地去搜罗所有艺术家的作品,而是集中于九大美院,有“2年校内+3年校外”经验的青年群体,他们处于职业起步阶段,亟需市场与平台的认可,作品也需要经过商品化的包装,未来有很大的升值潜力。“而且每年九大美院毕业搞艺术的就那么多,属于稀缺的优质资源,相当于做了一部分供应链的事。”张旭告诉钛媒体。

目前,小红花仓库中艺术品作品的总价已经达到了1000万,张旭希望一年后这个数字变成3000万,占据行业优质资源15%—20%的市场份额,形成一定程度的垄断。如今小红花的仓库里随时都有800—1000幅艺术作品,与地产公司、文化机构、画廊等的合作就可以掌握话语权。比如,杭州宝龙集团拿出四层楼做杭州艺博会的展览,小红花一下子就拿出了400张画,撑起了展览的半壁。

小红花藏品撑起来的杭州宝龙艺术市集

标签: 电商平台   画廊   艺术家   艺术作品   艺术品   巨头   消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