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9-05-17 17:13  编辑:admin

[导读]备受瞩目的苹果公司,再次退出了“万亿俱乐部”。

  文︱AI财经社 李依蔓

  编︱明萱

  备受瞩目的苹果公司,再次退出了“万亿俱乐部”。

  11月20日,苹果公司股价下跌4.78%至176.98美元,总市值8398.41亿美元。与10月3日的52周高点233.47美元相比,苹果股价下跌20%以上,滑入官方设定的熊市区域,市值蒸发2870亿美元。

  同一天,高盛集团重申授予苹果股票“中性”评级,将目标股价从209美元下调至182美元。高盛集团称,产品的疲软需求和iPhone XR在美国以外市场的乏善可陈,将阻止苹果公司股价在明年进一步增长。

  庞大的苹果帝国真的要衰落了吗?没有人敢下这样的论断。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家科技巨头的2019年将异常艰难。

  苹果砍单,“苹概股”处境艰难

  作为iPhone生产链中的“排头兵”,苹果公司供应商最先被这股巨大的衰退浪潮波及。

  富士康原本为iPhone XR准备了近60条组装线,但最近只启用了45条,日产量比原计划少了10万台。由于加班时长减少、工资降低,数千名工人主动离职。另一家代工厂和硕则暂停了新增专门生产线的计划,许多员工被强迫无薪休假。

  《华尔街日报》援引两名知情人士的说法称,苹果最近通知这两家公司,将进一步削减了最新发布的3款手机生产订单,比最初计划的水平减少了约30%。这让原本信心十足的苹果供应商高管和员工们颇感沮丧。

  其中,原本被市场预期销售比重过半的iPhone XR成了“重灾区”。在今年9月至明年2月间,这款手机预估出货量此前已由7000万部下调到5000万部,几乎减少了三分之一,上周又再次要求供应商削减产量目标。

  受这一消息影响,11月20日,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股价暴跌,市值缩水到9857亿元新台币。这是该公司自2013年11月以来首次失守万亿大关。和硕股价短暂下跌超过5%,达到2014年5月以来的最低点。

  受苹果拖累,鸿海今年股价累计跌幅达到40%,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表现最差的一年。《福布斯》杂志11月13日公布的台湾富豪榜显示,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仍然是台湾地区首富,但73亿美元的资产已经比上一年缩水了23%。

  富士康与和硕的遭遇并非孤例。由于市场对iPhone的需求不及预期,多家苹果供应商出现产能闲置和库存积压。苹果零组件供货商透露,目前正在与苹果公司洽谈12月和明年1月的订单数量。

  据台媒11月16日报道,苹果的台湾供应商之一、印刷电路板制造商嘉联益传出其位于桃园的厂房在无预警下缩减生产规模,逾百名合约工已被遣散。台湾财信传媒董事长谢金河认为,如今的苹果可能已经无法撑起台湾电子产业半边天,“一颗苹果救台湾”的时代一去不返。

  由于“最大客户之一要求大幅降低先前订单的出货量”,美国激光三维感测设备制造商Lumentum近日宣布下调下季度营收预期,盘中股价一度大跌33%。尽管报告中并没有出现“苹果”字样,但外界对此心照不宣。受这一消息影响,J.P.摩根分析师将Lumentum的评级下调到了“中性”,并将其目标股价从80美元下调到了50美元。

  同样是由于“最近主要客户的需求变化”,为苹果面部识别技术提供组件的奥地利AMS集团将第四季度营收预期下调了15%,并下调中期目标。英国芯片制造商IQE、屏幕制造商Japan Display也分别调低经营目标。

  美国券商KeyBanc Capital Markets 分析师John Vinh 表示,由于销售疲软,iPhone XR 库存在店内“堆积如山,令人沮丧”。各种利空消息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苹果供应商股价哀鸿遍野。

  Largan Precision股价短暂下跌超过5%,达到2016年7月以来的最低点。日本阿尔卑斯电气股价下跌近5.8%,达到2016年底以来的最低水平。日东电工、香港瑞声科技、台积电、深圳立讯精密、苏州安捷咨询科技、美国3D感测供应商II-VI、光通讯元器件制造商Finisar也纷纷走跌。

  分析师普遍认为,至少在短期内,投资者对“苹概股”的负面情绪很难有所改观。而在苹果砍单背后,是三款新iPhone销售情况的持续疲软。

  高定价导致销售疲软

  多年来,销量惊人的iPhone一直是苹果公司最重要的赚钱机器,约占据苹果公司收入的三分之二。但自2016年苹果推出iPhone 6S以来,iPhone的销量就进入了增长平缓的停滞期。

标签:

热门标签